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公路文化 > 文学天地 > 杂文

棋摊

文章来源:福建省公路管理局发布日期:2018-02-23字号:】【】【

  一大早,做文江熏鸭生意的老杨在自家门店前的空地上,与一个颇面熟的男子下起了象棋。棋势危急时老杨点起了一只香烟,香烟的灰蒂在他手上停留了约有三、四厘米长的时候终于掉落在地。这盘棋他输了。

  先前香山路拓宽改造的时候该路段把公路局的院子划走了,规划红线斜着划过公路局前院。公路局的办公楼一头临街,一头便留出了现在这个下棋的小空地,约有三、四十平方米。阳春三月,正是卖树苗的节气,最边上的门面卖树苗占用了大部分的空间,加上停自行车、杂物、赶圩的时候还卖鸡鸭、下象棋的空间更逼仄了。

  空间逼仄的小空地几年来下象棋的人却是多了起来。爱下棋的老杨每天总是把门店前的场地打扫得干干净净,即使他自己不下棋,下象棋的摊子也总是留着。

  老杨下棋水平不低,先前来的棋手有一些因为输多赢少,没了兴趣,来得便少了。但是因为棋手强便引来了更强的对手。棋摊反而热闹起来。在我的眼中,以我的水平在这一群棋手里,我恐怕一盘也赢不了。但是他们却是强中更有强中手,棋盘上斗得真叫昏天暗地、花样百出、精彩纷呈。我看到一盘棋到了残局。双方都思考了很久,黑方的车和兵已经到了红方大帐之外。红帅只一个士作护卫,却仍不肯就擒。后来的红方取得了胜利。可是棋下完我回忆,若是黑方用兵将士砍倒,赢的则应是黑方。因为他们的“套路深”,虽然,我看到了棋路,一是不语,二是拿准的想法并不踏实。

  他们下棋并不违于“观棋不语”的限制,观棋而语,点点拨拨的是经常的。于是在一次一群棋子缠斗未发的时候,我也来了一次点拨,我说这个车可以吃掉。讲完我又自我否定,吃掉也并不能赚到什么。可是棋手看到了。对,吃掉。可以赚一个炮。车没赚到,赚了一个炮。棋是他下的,高兴地却是我。

  有看到棋风真不好的。有一个年轻一些,大约三、四十岁的男子,棋力应是不弱的。但是下棋时却表现出了玩世与轻慢的样子,没有十分认真地下棋,不在意输赢,总是输得多。他的观棋不语方面做得最差。不但要指点下棋,而且直接就拿着棋子走下一步,而且总是这样!还大喊大叫!棋局因为他而有些混乱。可是棋手通常并未有什么反应。被落子了,也有接着下,也有拿回来重新接着下的。果然是气度了得!可是别的观棋者都愤愤不平。会谴责这个中年男子。但是不会打起来。棋摊就这样一直地热闹着。

  象棋真是好啊。真爱象棋的男人恐怕不太有坏男人呢。我看到一个面熟的男子骑一部自行车。带一把锄头,自行车的后座上还绑着一小袋肥料什么的。到了棋摊这儿停了自行车,进来下了几盘,带着畅快的笑容下地干活去了。那笑容是真的很快乐。若是他老婆知道他这样快乐,恐怕要责骂于他了呢。

  下棋的人修养好并不是与生俱来的。记得我的孩子小时候也爱下棋,斗志高的很,棋技才起步。就敢向我“请教”。每次都让他丢盔卸甲,有时候都把他弄哭了。有时他不哭,心里在掉眼泪。到了他初中快毕业的时候,终于有一次把我挑落马下,他笑了,我笑的比他还甜。

  其实,乡下的生活也很幸福。不只面子幸福,里子更幸福。

 

 

 

大田公路分局 陈基攀

设为首页|站点地图|收藏本站|联系我们

版权所有:福建省公路管理局
地址:福州市交通路19号 联系电话:0591-87078298
闽ICP备11011339号